中科院文献情报系统—海洋科技情报网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 marin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formation network system

微信公众号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重要资讯

重要资讯共计 404 条信息

      全选  导出

1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最新发布报告称保护海草是抵御气候变化和灾害的关键 2020-06-24

6月8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与全球资源信息数据库阿伦达尔(GRID-Arendal)联合发布了一份名为“海草对环境和人类的价值”(Out of the Blue:The Value of Seagrasses to the Environment and to People)的报告,强调了海草的重要性。 海草草甸是地球上最常见的沿海栖息地之一,覆盖至少159个国家、超过30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它们哺育鱼群、减弱风暴潮,并为沿海地区提供众多保障。海草生态系统生物丰富、生产力高,为世界最大的25个渔场中20%以上的渔场提供了宝贵的苗圃栖息地。它们可以过滤海水中的病原体、细菌和污染物,是儒艮、海马和海龟等濒危物种的家园。 但是,据估算,全球每年有7%的海草栖息地正在消失,全球72种海草中至少有22种正在减少。自上世纪末以来,全球近30%的已知海草草甸已经消失。城市、工业和农业径流、沿海开发、疏浚、不受管制的捕鱼和航船活动以及气候变化是海草草甸生存所面临的主要威胁。 报告指出,海草草甸生态系统在应对气候危机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虽然这些草甸只覆盖了海洋面积的0.1%,但它们是高效的碳汇,储存了世界上18%的海洋碳。尽管海草很重要,但新的数据表明海草是最不受保护的沿海栖息地之一。只有26%的记录海草草甸属于海洋保护区,而40%的珊瑚礁和43%的红树林属于海洋保护区。希望在《巴黎协定》中的国家可以将海草保护和恢复纳入其国家自主贡献(NDCs)范围,以减少大气中吸热碳的数量。保护和恢复海草草甸有助于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以及《巴黎协定》和《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目标。 另外,在全球社会因COVID-19大流行而努力重建和加强经济和社会之际,保护和恢复海草生态系统可成为保护食物链、以及在渔业和旅游业等行业创造就业机会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 (冯若燕编译) 查看详细>>

来源:美国科学促进会科学新闻eurekalert 点击量:29

2 科学家们一致认为有必要保护30%的海洋,但究竟是哪30%? 2020-06-24

科学家建议到2030年保护至少30%的海洋,以保护生物多样性,避免渔业崩溃,建立海洋对气候变化的抵抗力。2018年和2019年,联合国代表正在通过整个公海的海洋保护区网络(MPA)谈判达成一项公海条约,以实现这一目标,但由于COVID-19,原定于3月最后敲定该条约的会议被推迟。 公海有着丰富的海洋生物多样性和海洋资源,但目前只有约1%的公海受到保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确实对哪些活动可以在公海进行,哪些不能在公海进行作出了一些具体规定,但专家们认为,该公约在保护公海方面做得还不够。 2018年和2019年,联合国代表齐聚一堂,讨论建立新的公海条约,旨在通过一系列海洋保护区(MPA)以保护海洋生物多样性。目前,大多数海洋保护区都建立在各国海岸线附近和专属经济区(200海里范围内)内,属于这些国家的管辖范围。在公海建立海洋保护区将是一项史无前例的行动,需要许多政府机构和组织的合作。如果这项计划得以实现,将是一项里程碑式的工作,也将改变海洋保护的行动规则。 联合国谈判的重点是到2030年保护30%的海洋,这是科学家们所说的保护生物多样性、避免渔业崩溃和建立海洋抵御气候变化能力的必要条件。 目前两份报告提出了一些建议,以证明通过海洋保护区网络保护至少30%海洋的可行性。第一份报告《30×30:海洋保护蓝图》于2019年4月发表,是由牛津大学和约克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与非盈利组织英国绿色和平组织和REV Ocean合作完成。这个小组使用了一个叫做Marxan的软件工具来研究如何有效地保护30%的海洋,同时考虑到某些限制和利益相关者的投入。研究小组将海洋划分为约25000平方米的网格,每个网格的面积为10000平方公里(3860平方英里),并收集了鲨鱼和鲸鱼等物种分布的数据,以及海山、海沟和热液喷口等生态重要特征的数据。该小组还考虑了来自商业捕鱼业和深海海底采矿业的压力。这项研究还通过评估海洋表面温度的变化来解释环境变化和不确定性,这将有助于确定海洋不同部分将如何应对气候变化。 一年后,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大学(UCSB)和其他研究机构的一组研究人员发表了第二份报告,“强调国家管辖范围以外海洋地区优先保护区的数据驱动方法”。这个团队使用了一种优化算法,并整合了生物多样性、受威胁物种、栖息地多样性以及诸如捕鱼等人类活动的数据。这个报告强调,某些地方具有值得保护的保护价值,包括萨拉斯戈麦斯和纳斯卡山脊、哥斯达黎加热穹顶、豪勋爵岛和南塔斯曼海。虽然这个研究小组没有考虑到海温的变化,但它使用预测模型来预测气候变化可能如何影响某些物种的分布,例如鲸鱼、海鸟和金枪鱼。 除了采取不同的方法外,这两份报告还强调了不同的重要保护区域。例如,2019年的报告优先考虑了南大洋和南极锋的大部分地区,而2020年的研究建议保护印度洋的阿古拉斯锋海域。但是,也有很多相似之处,例如两个小组都建议保护北大西洋洋流、东北太平洋、阿拉伯海和南美洲西部以外的地区,包括萨拉斯海脊。 (王琳编译) 查看详细>>

来源:Mongabay 点击量:19

3 牡蛎生态礁快速构建技术助力黄河三角洲生态文明建设 2020-06-20

近日,山东省海洋局组织中国水产科学院东海水产研究所、宁波大学、山东省海洋发展研究会、滨州市海洋与渔业研究所、东营市河口区海洋发展与渔业局等单位有关专家,在山东东营对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开展的“牡蛎生态礁快速构建与示范”项目阶段性成果进行现场验收。 研究团队立足黄渤海区长牡蛎与近江牡蛎野生资源,结合当地海域潮位信息等水文资料、底质特征、测试礁体的生长存活情况,利用自主开发的牡蛎生态礁构建的专利技术,在不同潮位滩涂点构建了两个牡蛎礁区。每个礁区由不同数量的礁核按不同排列方式形成方形礁群、环形礁群及条形礁群构成,形成生物量各异的礁区。目前已建成牡蛎生态礁区总面积7.5公顷,其中牡蛎成贝个体总数达11.63万个,2020年6月在礁区投放了牡蛎附苗器30万个,牡蛎稚贝总量达1092万粒。 该新型生物礁体快速构建技术是基于牡蛎生长速度快、营集群生活的生物学特性,开发在特定环境和技术条件下快速相互粘连成礁的技术,实现牡蛎礁快速构建。该种新型牡蛎礁体具有材质绿色环保的优点,降低了混凝土、石块等传统礁体在河口浅滩的沉降风险,且礁体附苗效率高,生物量可控,可显著提升繁殖期的苗种丰度和礁体的扩张速度。该技术创新性地将牡蛎人工增殖与牡蛎自然礁体建设相结合,实现了新型生态牡蛎礁生态系统的快速构建。 牡蛎礁生态系统被称为温带“珊瑚礁”系统,是鱼类等动物的栖息地以及抚幼、庇护、捕食场所,在净化水体、耦合生态系统能量流动及消氮、固碳、保护生物多样性、促进生计渔业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生态功能。我国具有丰富的牡蛎野生资源,曾在各大河口区存在大量的牡蛎礁系统,但近年来大都处于功能灭绝状态。此外,我国的牡蛎养殖规模虽居世界首位,但养殖牡蛎生态功能并不能完全代替牡蛎礁生态系统,牡蛎礁保护与修复工作任重道远。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贝类增养殖与生物技术团队多年来致力于牡蛎资源保护与利用,生物礁构建技术在东营相关企业的应用与示范为黄河三角洲地区牡蛎生态礁的首次规模构建,推动了基于牡蛎礁系统的环境调控技术发展和当地近江牡蛎资源保护及近海渔业修复,助力国家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战略。 该项目得到中国科学院A类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美丽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科技工程项目相关子课题资助。 查看详细>>

来源:中科院海洋研究所 点击量:16

4 海洋变暖影响南极磷虾的分布和生命周期 2020-06-01

澳大利亚海洋和南极研究所(IMAS)领衔的一项新研究显示,在本世纪剩下的时间里,海洋变暖可能会改变在生态和商业上具有重要意义的南极磷虾的分布和生命周期。这项研究成果已经发表在《自然·气候变化》(Nature Climate Change)杂志。研究着眼于磷虾生长栖息地可能如何受到海洋温度变化以及该物种首选食物浮游植物浓度变化的影响。该研究小组发现,南大洋85%的海域将受到中等程度影响,磷虾预计会在一年中条件最有利的时候向更南的地方移动。该研究由IMAS的博士生Devi Veytia领导,研究人员包括来自澳大利亚南极部、南极气候与生态系统合作研究中心和英国南极调查局的科学家。 Veytia表示,研究结果包括磷虾栖息地季节性分布的预测变化,尤其是在南极半岛附近北端的渔场附近。了解磷虾将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和这些变化的生态影响,对保护工作和管理南大洋最大的渔场都很重要。利用气候变化的场景和一个已建立的磷虾生长模型,这项研究结合了海表面温度和浮游植物的预测,结果发现,在未来几十年里,磷虾的栖息地质量有望在春季得到改善,尤其是在更南部和大陆架地区;夏季,净变化不大,但良好的栖息地重新分布,在高纬度和低纬度地区增加,在中纬度地区下降;秋季是栖息地质量和面积下降幅度最大的季节,主要在亚南极地区。作为回应,预计磷虾的栖息地将向南迁移到高纬度地区。与此同时,一年中磷虾栖息地最理想的时间也会发生变化,春季会有所改善,但夏季和秋季重要地区会减少。 Veytia表示,季节性栖息地质量的变化,尤其是南极半岛周围,可能会扰乱磷虾与这一重要生态系统的年度循环之间的同步。同步通常能使磷虾利用季节性食物来源,生长、繁殖和储存储备度过冬天,栖息地质量的时间变化可能会造成时间不匹配,可能会影响磷虾的繁殖和种群动态。目前集中在南极半岛和南斯科蒂亚海的商业渔业也可能受到影响,导致渔业活动的分布和时间发生变化。磷虾栖息地向更南部水域的地理转移也可能对生态系统产生影响,特别是对亚南极群岛的陆基捕食者来说,它们追随自己喜欢的食物来源的能力有限。 (李桂菊编译) 查看详细>>

来源: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 点击量:90

版权所有@2017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制作维护: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信息系统部地址:北京中关村北四环西路33号邮政编号:10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