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文献情报系统—海洋科技情报网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 marin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formation network system

微信公众号

  • 美NOAA拨款1.71亿支持72项气候科学和社区恢复项目
  • 新型航海无人机补充热带大西洋观测网络
  • 通过尤卡坦半岛红树林揭示古代沿海生态系统变化
  • GEOMAR研究人员扩展体细胞遗传变异在进化适应机制中的作用
  • 曾经被认为是单一物种的珊瑚实际上是两种
  • 研究发现阿拉斯加北极地区有毒藻华越来越严重
  • 英国CME计划为安提瓜和巴布达蓝色经济发展提供关键信息
  • 1
  • 2
  • 3
  • 4
  • 5
  • 6
  • 7

日本四项海底资源开发环境影响评估调查方法标准

由于全球对矿产资源的需求不断增加,海底资源的开发也受到广泛关注。另一方面,环保组织和科学家财团指出深海生态系统研究不足,并对其可持续发展表示担忧。在形成热液矿床的热液喷口、形成富钴结壳的海山、发现锰结核和稀土金属的深海海底等海底资源分布区,也存在多种生物群落,其中一些地区被称为生物多样性的“热点”。为了在不严重破坏海底生态系统的情况下可持续地利用海底生态系统,需要研究人员研究生活在那里的生物的分布及其栖息地条件,并调查生物群落对环境变化的鲁棒性/弹性,以减少因开发造成的环境影响。 日本海洋地球科学技术厅(JAMSTEC)一直参与日本政府的战略创新促进计划(SIP),开发海洋环境调查方法,特别是针对海洋环境采矿的调查方法。JAMSTEC在SIP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与国立环境研究所(NIES)合作开发环境调查和监测方法,与J-MARES合作进行基线调查研究巡航期间的测试实践。2019年,在已制定的方法基础上形成四项技术标准,并提交国际标准化组织(ISO)进行技术审查。2021年7月,ISO委员会(TC8/SC13)发布了其中三项标准(ISO23731、23732和23734)作为国际标准,其余一项(ISO23730)最近也被采纳并发布。这一成果有望帮助规范海底采矿的环境影响评估,并作为海洋环境监测的固定方法。 在国际标准化工作方面,应日本的要求,国际标准化组织海洋技术委员会(ISO TC8 SC13)率先成立了海洋环境影响评估工作组,由横滨国立大学Koichi Yoshida领导。该标准的草案是从已在国际海洋调查技术组织档案中注册的开发方法中选择可用作技术标准的方法编写的。 已公布的四项国际标准如下: (1)海洋环境影响评估通用技术要求(ISO 23730) 关于执行海洋环境影响评估所需基本项目的方法和程序的标准。该标准还包含其他ISOs(音景、地理信息)和日本提出的以下标准作为其组成部分,详细参见:https://www.iso.org/standard/76786.html。 (2)深海环境中基于图像的长期原位调查(ISO 23731) 使用海底仪器进行长期原位相机观测的程序和设置标准。该标准既适用于潜水探头,也适用于海底安装的仪器,也适用于使用日产“Edokko Mark 1”系列等平台的视频观测方法。通过标准化观察方法,能够促进与不同位置的观察结果的比较研究。详细参见:https://www.iso.org/standard/76787.html。 (3)小型动物群落观察通用协议(ISO 23732) 确定生活在海洋沉积物中的小型底栖生物(小型动物群落)的丰度、形态和群落组成的有效程序的标准。在传统的调查方法中,个体通常是在显微镜下观察并手工进行分类。该标准通过将样品制备与粒子图像分析仪(FlowCam)和宏基因组学相结合,建立快速有效的调查程序。详细参见:https://www.iso.org/standard/76788.html。 (4)使用微藻的延迟荧光进行海水质量监测的机载生物测定(ISO 23734) 用于监测海底矿物资源开发过程中水质的海上生物测定方法的标准。本标准规定了一种海洋试验生物Cyanobium sp.(NIES-981)适用于水质监测。通过将测试有机体与延迟荧光测量相结合,与传统的生物测定方法相比,可以节省设备空间并缩短测试时间。延迟荧光可以使用光子检测单元进行测量。开发地点的水质监测可以在海上快速进行,无需将样本转移到陆基设施,并有望在现场快速确定对海洋生物的潜在影响。详细参见:https://www.iso.org/standard/76789.html。 预计这些方法作为国际标准将促进其纳入ISA环境调查指南,并用于世界各地的商业调查,而且这些标准将不仅用于海底采矿评估,还可用于环境影响评估和海洋环境调查。(李桂菊编译)

2021-10-06  (点击量:81)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沿海资源治理对可持续蓝色经济的意义》报告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于2021年6月23日发布了题为《沿海资源治理对可持续蓝色经济的意义》(Governing Coastal Resources-Implications for aSustainable Blue Economy)的报告。该报告中汇集证据基础,表明需要加强陆地活动和海洋资源之间的治理协调。 沿海资源(包括鱼类、矿产和能源)对人类、自然和经济至关重要,是新形成可持续蓝色经济议程的重点。如何管理对海洋环境中的沿海资源产生有害影响的陆上活动,是沿海地区面临的一项特殊挑战。这些压力当中有许多是陆上人类活动带来的负面外部效应,而现有的资源治理框架中没有考虑到这点。因此,本报告的重点考虑陆上活动如何影响沿海资源的质量和可用性,开发改进的陆海治理方法。 这份全球研究采用了“驱动力、压力、状态、影响、响应”(DPSIR)框架来评估全球规模的驱动力如何推动陆上活动(压力)的发展,进而影响沿海资源的质量和可获性(状态)。接着考察了沿海资源变化对部分可持续蓝色经济部门的影响。该项研究在审查了支持陆海协调的现有沿海治理方法,并对采掘和水产养殖部门的治理安排进行了详细评估之后,对可能的治理对策进行了分析,这些对策可以更好地解释并有效地减少陆上活动对沿海资源的影响,从而支持向可持续的蓝色经济过渡。报告主要内容包括: 1.沿海生物资源受陆上活动威胁最为严重。陆上活动对沿海生物资源影响最大,其中,对农业、港口码头和水产养殖业带来的影响尤为突出。生物多样性当属受陆上活动影响最大的沿海资源。而从有限的证据来看,沿海非生物资源似乎基本不受陆上活动影响。 2.蓝色经济所有组成部分都容易受到沿海资源变化的影响,特别是捕捞业、水产养殖业和旅游业。向可持续蓝色经济转型的步伐可能会因陆上活动对沿海资源造成的负面影响而受阻。因此,陆上活动的治理对于实现可持续蓝色经济至关重要。 3.现行的陆海治理策略无法应对陆上活动对沿海资源造成的影响。条块分割的治理局面有碍采取协调行动减轻陆上活动对沿海资源的影响,而且当陆上活动源自其他国家或导致整个区域的沿海资源退化时,这个问题又会进一步加剧。 4.陆海治理亟待加强,以保护沿海资源免受陆上活动影响,并助力向可持续蓝色经济转型。需要确立新的治理框架,将陆地与海洋联系起来,形成连贯的治理体系,以便能够从影响的源头地一直到发生地对影响加以考量。 5.应对陆上活动对沿海资源的影响是一项全球要务。应优先考虑针对那些对沿海资源影响最大的陆上活动采取紧急行动,因为这将会以最快的速度为可持续蓝色经济带来最大惠益。(李桂菊编译)

2021-07-05  (点击量:217)

美NOAA拨款1.71亿支持72项气候科学和社区恢复项目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气候项目办公室(CPO)于2021年10月12日宣布拨款1.71亿美元(这是该项目历史上最高的五年投资)用于支持72项创新和有影响力的项目,这些项目将在关键时刻提高美国抵御气候危机的能力。 未来的1-5年内,美国、波多黎各和美属维尔京群岛的大学、其他研究机构以及机构合作伙伴将与NOAA实验室和研究中心密切合作,致力于这些新资助的项目。今年的资金支持广泛的气候研究领域,包括:促进环境正义;改进气候模型;促进使用和理解海洋观测以增强NOAA气候建模;了解COVID-19疫情如何影响当地和区域空气质量;加强对应对未来洪水影响和其他沿海压力因素的恢复规划;研究排放和化学反应如何影响城市大气中的空气质量和气候。 CPO经过同行评审来把关资助流程可确保选用的获得资助的提案符合高质量和公平的高标准,也支持NOAA内外的研究。这些由外部合作伙伴进行的项目扩大了NOAA的使命范围和科学探究的前沿。 CPO的年度颁奖流程具有独特的优势,可以随着气候挑战的变化而变化。今年,这些奖项授予解决几个新的紧迫的优先事项。例如,CPO的区域综合科学与评估(RISA)计划正在通过与美国各地社区合作,以扩大其建立气候适应和恢复能力。对于2021财年,RISA将资助两个新的地理区域参与活动:美国加勒比海地区(美属维尔京群岛和波多黎各)和东南地区(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和阿拉巴马州)。 部分新资金还将支持NOAA气候和全球变化博士后奖学金计划,该计划培训优秀的下一代气候研究人员,他们将为国家服务并支持NOAA的使命。此外,为了响应对NOAA气候适应和恢复战略的更大需求,CPO的气候和社会相互作用部门启动了一项新的适应科学研究计划,推进必要的知识、方法和框架,以推动社会朝着实现经济和社会效益的气候适应和恢复发展。(李桂菊编译)

2021-10-15  (点击量:179)

NOAA资助项目调查西部边界流变率在气候变化中的作用

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WHOI)物理海洋学高级科学家Young-Oh Kwon博士和WHOI兼职科学家Claude Frankignoul博士获得了由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资助的一项建模、分析与预测项目,重点是西边界洋流(WBCs)及其与现代气候相关的大气的对应关系。 西边界洋流(如北太平洋的黑潮-亲潮延伸带和北大西洋的墨西哥湾流)是海洋变化最大、海气相互作用最强的区域。这种WBC变化会产生强烈的海-气热量传输导致变暖,从而影响大规模的大气环流和向海洋和大气中朝两极的热量传输。 这种WBC行为及其相关的海-气相互作用在调节气候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并对极端天气、沿海生态系统和海平面有着重大影响。不过,在气候模型中的表现还需要改进。研究目的是基于一组模型诊断来调查WBC变化在最先进的气候模型中的性质和影响。Kwon和他的团队将根据不同的观察数据集为这项研究开发诊断方法。然后,用来确定在标准和更高解决方案下观测值和气候模型模拟(或模型偏差)之间的差异。 Kwon称,这些发现将量化由海-气相互作用引起的WBC中海洋和大气变异的系统,并增进对模拟WBC模型偏差与模拟的大尺度大气和海洋循环之间的联系的理解。近期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报告非常明确,气候变化广泛、迅速和剧烈,因此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进行研究以提高对气候系统和模型偏差的物理理解。这项工作的总体目标是促进对气候及其影响的科学理解、监测和预测,采取有效决策,特别是与WBC变化和相关海-气相互作用相关的气候模型过程的改进对预测气候及其影响具有重要意义。(傅圆圆编译)

2021-10-15  (点击量:173)

新型航海无人机补充热带大西洋观测网络

海洋变暖的速度有多快?它吸收了多少二氧化碳?这些自然过程在不同的海洋区域有何不同,以及它们如何受气候变化的影响?海洋中的生命有什么后果?海洋浩瀚无边,如何从技术上评估海洋的重要变化?在德国亥姆霍兹联合会基尔海洋研究中心(GEOMAR Helmholtz Centre for Ocean Research Kiel)的领导下,来自法国、巴西和德国的研究人员目前正在研究自主航行的无人机如何有助于更好地了解海洋变化。这项工作是欧洲项目EuroSea和由德国联邦教育和研究部(BMBF)资助的项目SAILDRONE的部分内容。获得和评估的数据越多,就可以更好地评估气候变化对海洋的影响及其对人类福祉的贡献。可以更早地识别风险,并制定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措施。 这项科学任务的起点是西非附近的佛得角,信号红色、长7米的船体由风提供动力,接有高5米的机翼是通过太阳能电池板为其提供电力进行测量和导航。最快速度可以达到5-6节。航海无人机能够完全自主地到达目标区域(例如顺风航行),然后在那里进行有针对性的科学测量。 航行机器人的测量结果通过BELUGA平台实时提供(例如可以与当前的卫星数据进行比较)以改进任务规划。海面二氧化碳浓度的详细数据说明了海洋化学的当前变化。基于此,可以估计未来海洋能够吸收多少额外的碳——这是可缓解气候变化影响的自然过程。 由于海洋与大气之间强烈的相互作用,不仅在热交换方面,而且在二氧化碳等相关温室气体方面,所以热带海洋区域在全球气候系统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在热带地区,这些被迅速输送到大气更高层,从而进入全球气候系统。与此同时,关于这些地区的长期数据很少,这使得对热带大西洋的这些过程进行精确评估变得更加困难。 此外,这些信息还可以得出有关动物和植物的直接生存条件的结论。船上还配有一个科学回声测深仪,能够观察从水面下到800米的深度的区域,并提供浮游动物和鱼类在水面以上800米的精确分布图列。这些同步测量也很有价值,例如,用于识别生物‘绿洲’、海洋资源的可持续管理或该地区保护区的建立和监测等。(李桂菊编译)

2021-10-15  (点击量:173)

气候变化威胁极地海洋丰富的食物网

寒冷的极地海洋产生了以微小光合藻类为基础的、地球上最大的食物网。但一项新的研究表明,人类活动引起的气候变化正在导致暖水藻类群落逐步取代这些重要的冷水藻类群落,这一趋势有可能破坏脆弱的极地海洋食物网,并改变当前海洋系统。 在海洋食物网的底部是被称为浮游植物的微型光合作用生物,它们在全球海洋中的种群类型和分布各不相同。温暖水域中的浮游植物群落,包括热带地区,往往以原核生物(没有明确细胞核的微生物)为主。然而,靠近两极的较冷的水域往往是真核生物(有细胞核的微生物)。正是这些进行光合作用的真核生物或藻类构成了在寒冷但肥沃的极地水域中多产食物网的基础。但根据2021年9月16日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一项新研究显示,温暖的水域由原核生物主导的群落可能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取代冷水真核生物群落。 Mock和其他科学家参与了这项由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UEA,UK)领衔的八家机构合作的科学研究,其中包括美国能源部(DOE)联合基因组研究所(JGI)。这项研究计划认识真核浮游植物群落随纬度发生的细微差别和层次变化。 该团队以探索、收集和编目样本的方式,研究藻类群落的模式,其中包括影响藻类多样性和基因表达的微生物组研究。在四次研究航次中,研究人员采用自闭式容器采集了沿北冰洋、北大西洋、南大西洋和南太平洋的横断面藻类群落。他们对分离群落DNA“标记”基因序列进行测序和微生物识别。为了确定藻类的基因序列,该团队对它们的RNA转录本进行了测序。团队使用一种称为Beta多样性的生态指标,发现藻类群落并未在全球海洋中发生渐进变化,而是在地理分布上呈现出两类:较冷的极地水域和较温暖的非极地水域。研究发现,这些藻类群落之间的边界或生物多样性“断点”发生在平均表面温度约为58华氏度的温和水域中。事实上,气候变化正在严重影响极地气候中的海冰和水温,将这些极地海域置于危险之中。 首先,可能受到变暖水域和藻类群落变化影响的重要食藻类生物是南极磷虾,它们是鲸鱼、企鹅和海豹等大型生物的主要食物来源。随着生态系统从冷水、真核浮游植物群落转变为温水、原核浮游植物群落,磷虾的生物量将受到严重威胁,最终影响到整个海洋生物食物网结构。其次,底层的水温变化在整个食物网中产生的影响更明显,进而改变微生物固碳作用和全球碳循环。浮游植物(真核和原核生物的总和)占世界固定碳的50%,改变真核和原核生物群落的平衡可能会改变全球碳循环,即全球碳固定和代谢的速度。再次,随着气候变化导致平均海面温度升高,英格兰东南海岸附近水生生物也发生了变化,欧洲鲈鱼开始在这边海域广泛分布。据悉,欧洲鲈鱼的最佳温度范围约为50至77华氏度,而在英国炸鱼薯条店广受欢迎的鳕鱼则更喜欢在华氏34至59度之间生存。不仅如此,这些由气候变化带来的变化可能会威胁到海洋食品工业和其他生态系统服务,如旅游和娱乐,这些是英国和沿海岛国依赖生存的服务业。 Mock认为这篇论文将用于建议政策制定者减轻气候变化对生态系统的影响,当前人们对气候变暖影响海洋生态系统的新认识直接证明化石燃料燃烧产生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是导致海洋表面温度升高的主要原因。为了减轻气候对生态系统的影响,人们需要做的是尽量减少二氧化碳的产生和排放,这也是未来实现碳中和的必经之路。(傅圆圆编译)

2021-10-06  (点击量:250)

曾经被认为是单一物种的珊瑚实际上是两种

2016年,在美属维尔京群岛圣约翰海岸附近的一次夜间潜水,两名珊瑚礁研究人员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一个长着细长、舞动枝条的珊瑚群正在向水中释放幼虫。虽然这种繁殖方式并不罕见,但这种行为令人惊讶地方在于这种珊瑚是Plexaura kükenthali珊瑚。几十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在争论Plexaura kükenthali珊瑚是独立的物种,还是与另一种被称为丛状珊瑚的同一物种。因为我们知道Plexaura kükenthali珊瑚会将精子和卵子(不是完全形成的幼虫)送入水中,这个发现为科学家们的研究带来了新视角。 伴随而来的一个深奥的问题是:物种到底是什么?是不同的物种,还是实际上是一样的,只是被描述为不同的物种,然后融合在一起,然后再次分离。通过对形态、基因组、繁殖和共生差异等方面的全面评估,最新发表在《珊瑚礁》(Coral Reefs)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的结果表明它们是不同的物种。 在形态学上,研究小组发现了每个物种产生的被称为棒状和纺锤状的碳酸钙结构的形状和大小的变化。此外,科学家们还发现两个物种的基因组存在很大的遗传差异,并观察到繁殖时间和方式的差异。P.kükenthali和P.homomalla倾向于寄主不同类型的藻类作为共生体。同时,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这两个物种的特征有些重叠。例如,尽管形状和大小的总体趋势表明了形态上的不同,但P.kükenthali和P.homomalla上的一些梅花形和纺锤形就非常相似。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了一个珊瑚群落,它似乎是P.kükenthali和P.homomalla之间的杂交,这表明这些密切相关物种之间的杂交仍在发生,尽管这种现象的频率尚不清楚。(刘思青编译)

2021-10-15  (点击量:187)

世界珊瑚礁现状报告显示过去十年间全球珊瑚损失14%

珊瑚礁分布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虽然它们仅占海底的0.2%,但它们支撑着至少25%的海洋物种,并支持安全、海岸保护、数亿人的福祉、粮食和经济安全。由珊瑚礁提供的商品价值和服务估计每年达2.7万亿美元,其中360亿美元来自珊瑚礁旅游业。然而,珊瑚礁是地球上最容易受到人为压力的生态系统之一。保持珊瑚礁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恢复力对于全球热带沿海社区的福祉至关重要,也是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下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解决方案的关键部分。 全球珊瑚礁监测网(GCRMN)是国际珊瑚礁倡议(ICRI)下的业务网络,由全球的科学家、管理人员和组织组成,负责监测世界各地珊瑚礁的状况,旨在为珊瑚礁生态系统的保护和管理提供关于其现状和趋势的科学信息。 GCRMN于近日发布了《世界珊瑚礁现状:2020》报告,这是自2008年以来的第一份报告,填补了当前对全球珊瑚礁现状和趋势理解的重大空白。该分析使用了40年(1978-2019年)期间来自73个国家的12000多个收集点的近200万个观测数据,包含了300多名科学家的工作(图1)。 备注:ETP为东热带太平洋;PERSGA包含红海和亚丁湾环境保护区域组织;ROPME是海洋环境保护区域组织内8个成员国的海域;WIO为西印度洋。 图1 10个GCRMN区域内的监测站点分布 自1978年以来,全球珊瑚礁监测工作大幅增加,91%以上的调查是在1998年第一次大规模珊瑚白化事件之后进行的,其中78%是在2005年至2018年期间进行的(图2)。2019年的调查较少是因为该报告数据获取时间截止为2019年底。 图2 1970-2019年全球珊瑚礁监测调查情况 全球范围内,硬珊瑚的平均覆盖率在过去40年表现出明显的波动。在1998年第一次大规模珊瑚白化事件之前,全球硬珊瑚的平均覆盖率很高(>30%)且稳定。而1998年的珊瑚白化事件导致世界上大约8%的珊瑚死亡,超过了加勒比海、红海和亚丁湾、南亚或西印度洋地区任何一个地区的活珊瑚总量。在随后的十年中,全球硬珊瑚的平均覆盖率恢复到1998年前的水平(2009年为33.3%),但在2009年至2018年间,世界珊瑚礁的珊瑚逐渐损失了14%,比目前生活在澳大利亚珊瑚礁上的所有珊瑚还要多。这种下降主要是由于大规模珊瑚白化事件的反复发生。在此期间,大规模珊瑚白化事件的发生频率和地理范围不断增加,阻碍了珊瑚覆盖面积的恢复。 备注:相关的80%(深色)和95%(浅色)可信区间,代表不确定性水平 图3全球硬珊瑚平均覆盖率 2011年之前,全球藻类的平均覆盖率较低(~16%),并在30年之内保持稳定(图4)。自2011年以来,全球珊瑚礁上的藻类数量增加了约20%,反映了在此期间硬珊瑚覆盖面积的减少。1998年之前,世界珊瑚礁上的珊瑚平均数量是藻类的两倍多(图5)。1998年的大规模珊瑚白化事件之后,珊瑚的覆盖率下降,但藻类的覆盖率没有相应的增加。然而,自2011年以来,随着珊瑚覆盖率的下降,藻类的覆盖率不断增加。在珊瑚礁群落,从珊瑚到藻类优势的逐步过渡减少了复杂的三维栖息地,这对于支持高度生物多样性和为依赖珊瑚礁的人类社区提供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至关重要。 图4全球藻类平均覆盖率图5全球珊瑚和藻类平均覆盖率之比 由海面温度(SST)升高引起的大规模珊瑚白化事件是对珊瑚礁的最大干扰。在全球范围内,强烈的全球SST异常与珊瑚下降的主要事件相对应(图6),1998年和2016年短而尖锐的海温异常(深红色)与珊瑚覆盖的急性发作性下降相对应,较弱但持久的SST异常(浅红色)与2009年至今的长期下降相对应。 备注:蓝色线是估计的全球平均硬珊瑚覆盖率80%(深蓝色)和95%(浅蓝色)可信区间。黑线代表SST用18个月的滚动平均值平滑异常。海温异常快速增加时期(深红色垂直线)是通过估计的导数(通过数值积分)平滑的SST异常时间序列。深红色垂直红色条表示平滑率何时SST变化连续两次超过0.15个月。较浅的红色竖条表示何时平滑的SST异常超出。 图6 1977-2020年全球硬珊瑚平均覆盖率与海面温度(SST)变化趋势 在1998年之前,硬珊瑚覆盖的区域趋势与全球趋势大体一致。受到1998年大规模白化事件最大影响的是印度洋、日本和加勒比海地区。随后,在这些受白化事件影响最严重的地方出现了较大的恢复,这表明一些珊瑚礁的珊瑚覆盖率能够在大约十年内恢复。然而。2010年后,几乎所有地区的平均硬珊瑚覆盖率都出现了下降趋势。同时,大多数地区的藻类的覆盖率增加,特别是在ROPME海区、东热带太平洋、红海和亚丁湾等地。 东亚海域(包括珊瑚三角区)包含了世界上30%的珊瑚礁,是全球硬珊瑚多样性的中心。该地区显示出与所有其他地区明显不同的趋势。这是唯一的2019年珊瑚覆盖率(36.8%)持续高于最早提供数据时的地区,比1983年收集的最早数据(32.8%)更高(图7A)。另外,与其他地区相比,东亚地区藻类覆盖率逐渐下降(图7B),导致了这些珊瑚礁上的珊瑚平均比藻类多五倍(图7C)。 图7东亚地区硬珊瑚(A)和藻类平均覆盖率(B)以及硬珊瑚与藻类平均覆盖率比(C) 尽管东亚海域的SST异常与其他地区的情况相似,但其区域范围内的硬珊瑚覆盖率似乎受影响较小,2010年和2016年珊瑚白化事件对其影响较为明显。这表明,在这个至关重要的区域内,珊瑚礁的高珊瑚覆盖率和多样性可能赋予了其一定程度的自然抵抗力,但最近的珊瑚白化事件已经开始压制这些珊瑚礁的抵抗能力。 报告的主要结论包括: (1)大规模的珊瑚白化事件是对珊瑚礁的最大干扰,仅1998年的珊瑚白化事件就导致世界上大约8%的珊瑚死亡。 (2)2009-2018年之间的干扰事件,导致了全球14%的珊瑚死亡。 (3)2019年世界珊瑚礁上的藻类比2010年增加了20%。作为全球公认的珊瑚礁压力指标,藻类数量的增加与硬珊瑚数量的减少有关。 (4)全球珊瑚覆盖面积的下降与海洋表面温度(SST)异常有关。 (5)自2010年以来,几乎所有地区的平均珊瑚覆盖面积都出现了下降,对未来海洋表面温度增加的预测表明珊瑚覆盖率将在未来几十年进一步下降。 (6)2002-2009年和2019年全球平均珊瑚覆盖量的增加表明,世界上许多珊瑚礁仍然保持弹性,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恢复。 (7)较高的珊瑚覆盖率和多样性可能会对海温升高产生一定程度的自然抵抗力。东亚海域的珊瑚礁尽管在过去10年中受到大规模珊瑚白化事件的影响,但2019年的平均珊瑚数量比1983年更多。 (8)在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全球威胁的同时,亟需减少当地对珊瑚礁的压力,以保持它们的恢复能力。 (9)实地监测数据对于了解珊瑚礁的状况和趋势至关重要。需要持续投资新方法和新技术,以扩大地理覆盖范围,提高数据的质量、可访问性和互操作性。(刁何煜编译)

2021-10-13  (点击量:194)

专题情报

查看更多

版权所有@2017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制作维护: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信息系统部地址:北京中关村北四环西路33号邮政编号:10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