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文献情报系统—海洋科技情报网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 marin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formation network system

微信公众号

  • 国内首家海洋文化艺术研究机构在深圳成立
  • 国家海洋科学数据共享服务平台分中心揭牌
  • 中国海洋领域重要机构
  • 国际海洋组织
  • 中国发布首个海洋天然产物三维结构数据库
  • 中国海岛逾1.1万个已建成涉岛保护区194个
  • 9600个!我国首次摸清全国陆域入海污染源
  • 1
  • 2
  • 3
  • 4
  • 5
  • 6
  • 7

据生态环境部网站消息,生态环境部、发改委、自然资源部、交通运输部、农业农村部日前联合印发《关于实施<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提到,2020年底前,渤海滨海湿地整治修复规模不低于6900公顷。 《通知》指出,为实现《行动计划》确定的渤海水质目标,三省一市渤海近岸海域水质优良(一、二类水质)比例在2020年达到下列目标:辽宁省75%左右、河北省80%左右、天津市16%左右、山东省75%左右。 在提到生态保护红线区占比目标时,《通知》要求,渤海海洋生态保护红线区在三省一市管理海域面积中的占比达到37%左右。其中,辽宁省(渤海海域)、河北省、天津市、山东省(渤海海域)海洋生态保护红线面积占其管理渤海海域面积的比例分别不低于45%、25%、10%、40%。 在自然岸线保有率目标方面,《通知》提到,到2020年,确保渤海自然岸线保有率保持在35%左右。其中,辽宁省(渤海段)、河北省、天津市、山东省(渤海段)自然岸线保有率分别不低于35%、35%、5%、40%。 《通知》提到滨海湿地整治修复目标,即2020年底前,渤海滨海湿地整治修复规模不低于6900公顷。其中,辽宁省(渤海段)、河北省、天津市、山东省(渤海段)整治修复规模分别不低于1900公顷、800公顷、400公顷、3800公顷。 此外,针对岸线整治修复目标,《通知》要求2020年底前,沿海城市整治修复岸线新增70公里左右。其中,辽宁省(渤海段)、河北省、天津市、山东省(渤海段)整治修复岸线新增分别不低于30公里、14公里、4公里、22公里。

2019-07-22  (点击量:983)

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WHOI)将加入由罗德岛大学海洋学研究院领导的价值9400万美元的新合作研究联盟,该合作研究联盟的五个成员包括罗德岛大学(University of Rhode Island)、海洋勘探信托基金(Ocean Exploration Trust)、WHOI、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和南密西西比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Mississippi)。合作联盟将整合各研究单位在海洋勘探、海洋科学研究、海洋技术和工程资源等领域的研究资源,有利于推进海洋勘探技术的发展,增强海洋资源管理,提高对深海的科学认识和发展国家蓝色经济。该海洋勘探合作联盟将在未来五年内与NOAA的海洋勘探和研究办公室(OER)开展密切合作,完成约30亿英亩的美国海洋领土海洋调查工作。 为更好的开展海底勘探和海洋调查工作,该合作研究联盟将增强现有的海洋勘探和海洋调查船只的业务工作能力(包括:NOAA的两艘海洋调查船和OET的一艘)。另外,该合作研究联盟还将与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合作,率先开发和使用精密相机和无人机探索海面。 合作研究联盟的首要工作是利用外型小巧、价格低廉、机动性强的远程遥控水下航行器(ROVs)和自主水下航行器(AUV)来升级常规海洋勘探方法。这些新一代海洋勘测仪器将有助于海洋测绘和勘探任务的开展,并可以搭载于多种类型的海洋调查船,例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海洋调查船等。 虽然合作研究联盟的科学研究主要集中于远离海岸和海底深处等区域,但该联盟将为公众提供一个了解未来五年海洋发现的开放窗口。内部空间中心(ISC)的尖端远程呈现技术将允许学生、教师和其他公众与科学家进行互动,并了解研究人员在探索海洋深处的实时场景。 合作研究联盟的成员单位在海洋勘探技术的发展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从载人潜水器到ROV和AUV的技术创新,未来的发展趋势是通过陆地操作机器人完成深海探索任务。 (冯若燕编译) 图片源自网络

2019-05-21  (点击量:1120)

佛罗里达珊瑚礁区的石珊瑚组织损失疾病自2014年开始爆发并持续蔓延,在佛罗里达基韦斯特附近十分活跃,逐渐向加勒比地区扩张。虽然疾病暴发并不罕见,但该次疾病爆发地理范围广,持续时间长,进展迅速,死亡率高以及受影响物种数量多。石珊瑚组织损失疾病至少影响了22种造礁珊瑚,一旦致病,珊瑚群通常会在几周到几个月内死亡。 这种疾病被认为是由细菌引起的,可以通过直接接触和水循环传染给其他珊瑚。研究人员正在努力确定潜在的病原体和与环境因素的关系,制定治疗患病群体的策略,并确定对这种疾病有抵抗力的珊瑚基因型。佛罗里达珊瑚礁区主要位于佛罗里达群岛国家海洋保护区的3800平方英里内。该保护区允许疾病干预,珊瑚拯救和恢复,与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渔业部门、佛罗里达鱼类和野生动物委员会以及其他机构合作进行规划、实施和评估。NOAA正在联合领导珊瑚救援小组,该小组正在收集健康珊瑚,并将它们安置在陆上的水族馆,防止它们患病,保护遗传多样性,并作为未来恢复活动的繁殖源。 此外,NOAA的另一项珊瑚救援工作正在进行中。随着疫情的爆发,潜水员试图从佛罗里达珊瑚礁区拯救其余的基因型珊瑚。将收集的珊瑚碎片转移到NOAA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国家海岸海洋科学中心(NCCOS)的珊瑚重症监护和培养设施内。NCCOS团队率先将抗生素和其他疗法直接应用于珊瑚碎片,通过将抗生素混合到一种改良过的膏体中,并将膏体涂在患病组织上。通过这种新方法,研究小组保存了大量石斛属植物的碎片,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刘思青编译)

2019-08-06  (点击量:485)

 日前,Nature子刊Nature Comminucations以Article形式刊发海洋所深海中心孙卫东课题组关于板块俯冲样式转变的最新研究论文“Continuous plate subduction marked by the rise ofalkali magmatism 2.1 billion years ago”。  在漫长的地质历史时期中,地球的板块俯冲样式随着地幔温度的降低发生过重要的转变。在地球早期,其构造样式以滞留盖型(Stagnant-lid)垂向构造体制为主,此时的板块俯冲作用多呈短暂的、间歇性的俯冲(Episodic subduction)样式。后来,随着地幔温度的逐渐降低,板块俯冲的样式转变成为现在所看到的持续性的俯冲(Continuous subduction),表现为大洋板块沿汇聚型板块边界持续性地循环至地幔中。  本世纪以来,人们对于板块构造的开始时间问题展开了一系列研究,但是关于板块俯冲样式的改变研究者甚少,而对于从间歇性俯冲向持续性俯冲的转变时间问题成果更为有限。  中科院海洋所深海中心孙卫东研究员,指导其博士后刘鹤,采用统计学手段处理了全球约55000件基性岩浆岩样品的地球化学数据,以全新的方法和视角对这一问题展开了深入研究。因为板块俯冲会将冷的大洋板块俯冲循环至热的地幔中,如果板块俯冲样式在地质历史时期的某一时刻从间歇性俯冲转变为持续性俯冲,其中一个重要结果就是会加速地幔的降温。刘鹤等人研究发现,21亿年前地球上开始出现大量碱性玄武岩,而碱性玄武岩的大量出现恰恰是地幔温度快速降低的结果。因此,刘鹤等人提出,持续性的板块俯冲体制开始于21亿年前。  该该文第一作者为刘鹤,通讯作者为孙卫东。研究得到了中国科学院先导专项(XDB18020000)、国家重点研发计划(2016YFC0600408)、国家自然科学基金(41473029)等联合资助。       论文信息:  He Liu,Weidong Sun,Robert Zartman,Ming Tang,2019.Continuous plate subduction marked by the rise of alkali magmatism 2.1 billion years ago.Nature Communications 10:3408,in press.  全文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67-019-11329-z

2019-08-08  (点击量:125)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于7月18日发布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的最新情况。鳞角腹足蜗牛(Chrysomallon squamiferum,一种印度洋深海热液喷口特有的独特铁鳞片物种),已被新加入濒危红色名录。这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中第一个考虑深海海底资源开发的案例,表明评估人为活动对深海生物的影响的重要性。 由日本海洋地球科学和技术局(JAMSTEC)牵头,与日本国内外的其他研究机构合作,利用众多研究船和潜水器,调查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的印度洋海底热液活动。作为科学家超前沿和先进研究(Scientist,Super-cutting-edge Grand and Advanced Research,SUGAR)项目成员的Chong CHEN、JST STAR、JAMSTEC,他们在多个领域贡献了宝贵的研究成果,包括该物种的生理学、进化和生态学,促进了IUCN红色名录对该物种的完整评估。 鳞角腹足蜗牛目前只被发现生活在印度洋的三处深海热液喷口,生存面积相当于两座足球场那么大。近年来,人们想要在热液喷口进行海底硫化物开采,这三个喷口中的两个(Kairei和Longqi)目前正在接受国际海底管理局颁发的采矿勘探许可证。适宜的栖息地数量有限,其专门栖息地的范围有限,种群间不频繁且分散的相互作用,以及对未来海底资源开发对其栖息地的破坏的关切,这些都有助于评估鳞角腹足蜗牛是否处于濒危状态。 红色名录的这一新增内容是一个重要的案例研究,它表明了如何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应用于居住在深海栖息地的物种,这些物种在收集到足够的信息时基本上未被探索,以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如何被用作深海保护的关键工具。相关研究论文于2019年7月23日发表在《自然生态与进化》(Nature Ecology and Evolution)期刊上,文章强调了深海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性。 (刁何煜编译) 图片源自网络

2019-07-29  (点击量:251)

在最佳条件和海洋温度上升的情况下,是什么因素决定了藻类成功作为珊瑚宿主的“租户”?维林顿维多利亚大学领导的一个专家团队,包括卡内基大学的Arthur Grossman,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调查。 珊瑚是一种海洋无脊椎动物,它们拥有巨大的外骨骼,并以此为基础建造色彩斑斓的珊瑚礁。但是,这种珊瑚礁的形成之所以成为可能,只是因为珊瑚与生活在珊瑚虫细胞内的各种称为鞭毛藻的单细胞藻类之间存在一种互利的关系。这些藻类是光合作用的,这意味着它们可以像植物一样将太阳能转化为食物形式的化学能。藻类合成的许多光合作用产生的营养物质作为珊瑚寄主的食物,而寄主反过来又为藻类提供必需的无机营养物质,包括二氧化碳、铵态氮和磷酸盐。然而,由于气候变化导致的海洋变暖使许多珊瑚失去它们的原生藻类租户,以及它们提供的营养(一种被称为漂白的现象)。如果被漂白的珊瑚没有被新的藻类租户重新殖民,它可能会死亡。 有些鞭毛藻与多种珊瑚形成共生关系,有些则更为特殊。Grossman提到,他们有兴趣了解维持这些优先关系的细胞过程。即使这种关系不那么有效,更耐热、更不受欢迎的藻类是否有可能恢复漂白珊瑚群落。其他生物,如海葵,与珊瑚属于同一门,称为刺胞动物;它们也是寄生藻类,但更容易研究。研究人员分析了一种名为苍白球的海葵,由两种不同的鞭毛藻属组成时细胞功能的差异,种是本地的,极易发生热漂白;另一种是非本地的,但更耐热。在这项研究中,他们希望阐明能够改善海葵与其原生藻类之间营养交换的蛋白质,以及海葵在宿主非原生耐热藻类时,其受到损害的原因。研究小组发现,生长在本地海藻中的海葵表达了与有机氮和脂类代谢相关的蛋白质水平升高,而有机氮和脂类代谢是海藻光合作用的结果,可以有效地合成营养物质。这些海葵还合成了一种叫做NPC2-d的蛋白质,这种蛋白质被认为是刺胞动物吸收藻类并将其识别为共生伙伴的关键。相比之下,海葵与非本地租户表达的蛋白与应激相关,这可能反映了两个生物体代谢的不太理想的整合。 Grossman总结道,他们的发现为今后的研究打开了大门,这些研究旨在确定关键蛋白质和细胞机制,这些蛋白质和细胞机制参与维持藻类及其刺胞动物宿主之间的牢固关系,以及生物体的新陈代谢是如何整合在一起的。 (杨皓月编译) 图片源自网络

2019-07-09  (点击量:674)

珊瑚礁面临着二氧化碳增加导致的全球海水酸化的生存威胁。最近,由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主持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至少有三种加勒比海珊瑚物种能够在比本世纪预期的可能发生的更严重海洋酸化条件下生存和生长,尽管它们的骨骼密度低于正常水平,该研究结果已于6月26日出版的《英国皇家学会会刊B》(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上发表。 该实验地点位于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加勒比海岸线,这里的海水因为海底喷泉排放出低pH值的液体,使得此地区成为天然的试验区。实验为期两年,研究小组将三种遗传相同的珊瑚碎片分别移植到受泉水影响的地点和附近不受泉水影响的控制地点,然后监测珊瑚礁的生存,生长速度和其他生理特征。 论文的通讯作者Adina Paytan指出:实验的结果是珊瑚可以存活并沉积碳酸钙,但是它们的骨骼密度会降低,这意味着珊瑚礁骨架不健壮,易受到风暴破坏和生物侵蚀。 在所移植的三种珊瑚物种中,对低pH条件下表现最佳的物种是大星珊瑚(Siderastrea siderea),是一种生长缓慢的、形成大型圆顶形结构的珊瑚礁。另一种表现相似的是生长缓慢的穹顶形物种芥菜山珊瑚(Porites astreoides),但是它的存活率降低了20%。这两个物种的表现均优于快速生长的分枝珊瑚Porites porites。 本研究的共同作者、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的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教授Donald Potts表示,移植的三种物种在整个加勒比地区都很普遍。缓慢生长的圆顶形珊瑚往往更能忍耐极端条件,它们对于建立珊瑚礁的永久性结构非常重要,它们具有在酸化条件下持久生存的潜力。并且加勒比珊瑚物种有长期的化石记录,表明它们在地球历史的重大变化中持续存在,这些现象表明这几种物种具有生存和耐受的历史。 实验还发现S.siderea和P.astreoides在低pH的位点具有较高的叶绿素浓度,表明它们的藻类共生体正在积极响应并可能增加珊瑚可用于抵抗压力的能量资源。在酸化条件下表现良好的两种生长缓慢的物种都有内部受精并育种它们的幼虫,因此它们的后代有可能立即在同一地区定居。这意味着,在不断变化的环境条件下,连续几代人有可能进行局部遗传适应。珊瑚物种在酸化条件下的存活和钙化之间的差异可能是珊瑚礁恢复工作的有用信息,甚至可能对珊瑚进行基因改造以使其具有更大的抗压性提供帮助。 尽管世界各地的珊瑚礁面临着许多威胁,但研究人员仍然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他们认为这些珊瑚比我们想象的更强大。它们有能力面对海洋的酸化,但它们需要能量来应对海洋酸化,所以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减少其他压力因素,如营养物污染和沉淀。 (李亚清编译) 图片源自网络

2019-07-09  (点击量:540)

专题情报

查看更多

版权所有@2017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制作维护: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信息系统部地址:北京中关村北四环西路33号邮政编号:10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