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文献情报系统—海洋科技情报网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 marin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formation network system

微信公众号

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WHOI)将加入由罗德岛大学海洋学研究院领导的价值9400万美元的新合作研究联盟,该合作研究联盟的五个成员包括罗德岛大学(University of Rhode Island)、海洋勘探信托基金(Ocean Exploration Trust)、WHOI、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和南密西西比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Mississippi)。合作联盟将整合各研究单位在海洋勘探、海洋科学研究、海洋技术和工程资源等领域的研究资源,有利于推进海洋勘探技术的发展,增强海洋资源管理,提高对深海的科学认识和发展国家蓝色经济。该海洋勘探合作联盟将在未来五年内与NOAA的海洋勘探和研究办公室(OER)开展密切合作,完成约30亿英亩的美国海洋领土海洋调查工作。 为更好的开展海底勘探和海洋调查工作,该合作研究联盟将增强现有的海洋勘探和海洋调查船只的业务工作能力(包括:NOAA的两艘海洋调查船和OET的一艘)。另外,该合作研究联盟还将与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合作,率先开发和使用精密相机和无人机探索海面。 合作研究联盟的首要工作是利用外型小巧、价格低廉、机动性强的远程遥控水下航行器(ROVs)和自主水下航行器(AUV)来升级常规海洋勘探方法。这些新一代海洋勘测仪器将有助于海洋测绘和勘探任务的开展,并可以搭载于多种类型的海洋调查船,例如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海洋调查船等。 虽然合作研究联盟的科学研究主要集中于远离海岸和海底深处等区域,但该联盟将为公众提供一个了解未来五年海洋发现的开放窗口。内部空间中心(ISC)的尖端远程呈现技术将允许学生、教师和其他公众与科学家进行互动,并了解研究人员在探索海洋深处的实时场景。 合作研究联盟的成员单位在海洋勘探技术的发展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从载人潜水器到ROV和AUV的技术创新,未来的发展趋势是通过陆地操作机器人完成深海探索任务。 (冯若燕编译) 图片源自网络

2019-05-21  (点击量:198)

2019年2月14日,美国国会提出海岸和海洋酸化的压力与威胁(COAST)研究法案,该法案将加强联邦政府在研究和监测不断变化的海洋条件方面的投资,并将帮助沿海社区更好地了解和应对环境压力因素对海洋和河口的影响。 该法案得到了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美国综合海洋观测系统(IOOS)协会、海洋领导联盟和西北网络海洋观测系统协会的认可。 本次大会核心小组的重点是环境压力因素(包括海洋酸化,有害的藻类大量繁殖和缺氧);海洋垃圾;海洋数据和监测;沿海防灾;以及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捕捞活动。核心小组致力于恢复美国的河口并保护其中的物种。 这项议案内容主要有: (1)在其他环境压力因素的背景下加强对海洋酸化和沿海酸化研究和监测的投资。该法案通过FY23重新授权NOAA和NSF的联邦海洋酸化研究和监测法案资金。自2012财年起,授权已失效。 (2)认识到海洋酸化对河口的影响,并在整个法案中整合沿海酸化的研究,监测和适应战略。该法案将海洋酸化的定义扩展到包括河口,并包括沿海酸化的定义,以识别导致沿海化学变化的机制。 (3)增加我们对海洋酸化和沿海酸化的社会经济影响的理解。该法案扩大了机构间工作组的战略研究计划,以解决海洋和沿海酸化的社会经济影响,并评估适应和减缓战略。 (4)建立咨询委员会以加强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协调。咨询委员会由21名成员组成,成员有:代表贝类和螃蟹业,鳍鱼业,海鲜加工商,休闲渔业,学术界,非政府组织,各州、地方和部落政府以及区域沿海酸化网络组成,他们将为联合工作小组提供关于海洋酸化和沿海酸化研究和监测活动的咨询意见。 (5)指定NOAA作为负责实施联邦应对海洋酸化和沿海酸化的主要联邦机构。该法案指示NOAA促进机构间工作组的战略研究计划的参与,协调联邦机构的监督和研究工作,管理海洋酸化信息交换,以及维护数据处理、存储与存档设施。 (6)创建数据处理,存储和归档工具,以提供数据的长期管理和标准化。该法案指示NOAA建立一个数据存档系统,处理、存储和存档,并提供来自州和地方机构、部落、学术科学家、公民科学家和行业组织的联邦政府资助的研究和研究数据,用于海洋酸化和沿海地区酸化。该系统将纳入现有的全球或国家数据资产,包括国家环境信息中心和综合海洋观测系统。 (李亚清编译) 图片源自网络

2019-04-23  (点击量:1657)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选择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WHOI)作为其北大西洋区域合作研究所(CINAR)的主办方,该研究所是由NOAA支持的非联邦组织,在与NOAA任务相关的一个或多个领域开展了杰出的研究和教育计划。合作研究所的专业知识和设施大大提升了NOAA的能力,其结构和法律框架有助于快速有效地调动这些资源,以满足NOAA的计划需求。 CINAR将开展创新的、多学科的研究,为美国东北大陆架生态系统可持续和有益管理提供决策依据。WHOI的合作伙伴包括缅因州大学、马萨诸塞大学达特茅斯海洋科学技术学院、罗得岛大学、罗格斯大学、马里兰大学东海岸分校、马里兰大学环境科学中心和缅因湾研究所。 此次评选承诺在五年期间拨款3790万美元,并有可能在合作成功的基础上再续签五年。NOAA在经过公开、竞争性评估后做出了这一选择。CINAR将围绕与NOAA优势科学研究直接相关的五个主要领域开展研究: 1.持续的海洋观测和气候研究 2.生态系统研究、观察和建模 3.原种评估研究 4.受保护物种研究和恢复 5.基于生态系统的渔业管理 NOAA支持16个合作机构,包括20个州的43所大学和研究所、哥伦比亚特区、波多黎各和美属维尔京群岛。这些研究机构提供强大的教育计划,促进学生和博士后科学家参与NOAA资助的研究。 (冯若燕编译) 图片源自网络

2019-06-05  (点击量:111)

一、航次目的   海洋科学是一门以观测为基础的科学。现场数据和样品的获得与长期的积累是开展海洋科学研究的基本要素。海洋科学考察航次是获取海洋环境信息必不可少的技术手段,是开展海洋科学研究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工作平台。   中国科学院海洋大科学研究中心组织实施2019年度“健康海洋”联合航次,面向全国涉海科研教育单位和科学家开放共享,该航次分别从青岛、烟台与广州启航。通过联合航次实施,大力推进我国海洋科学研究的交流与合作,实现资源高效共享,进一步完善我国海洋科学考察船共管、共用、专业运行的管理模式。   本航次旨在通过开展多学科综合性调查,深入认识中国近海尤其是黄河口、长江口及珠江口物理、底质及生态环境变化规律与机制,为海洋环境安全保障、海洋资源开发利用和区域经济发展提供海洋科技支撑。对探索海上观测平台共享机制、加强海洋现场数据的长期积累、促进海洋科学研究多学科交叉与融合、以及科学家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推动我国海洋科学领域一些重大科学问题的研究,具有重大意义。   二、航次概况   拟开展春、秋两个调查航次。航次主要包括渤海海域五个标准调查断面(图1渤海部分);南黄海海域四个标准调查断面(图2南黄海部分),长江口海域四个标准调查断面(图3长江口部分),珠江口海域四个标准调查断面(图4珠江口部分),同步进行调查。     调查时间:6月10-20日;11月10-20日。 作业海区:渤海、黄海、长江口及珠江口海域。 搭载船舶:   中国科学院烟台海岸带研究所“创新一”号调查船(渤海海域)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科学三号”调查船(黄海海域)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创新二”号调查船(长江口海域)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实验2”号调查船(珠江口海域)。 三、计划作业内容   标准断面航次包括物理海洋、海洋化学、海洋生物等多学科调查作业内容,主要观测内容如下:   物理海洋:水深、水温、盐度、密度、浊度、海流、海况等; 海面气象:海面气温、气压、湿度、风速和风向和天气现象; 海洋化学:pH、溶解氧、硝酸盐、亚硝酸盐、铵盐、活性磷酸盐、活性硅酸盐等; 海洋生物:叶绿素a、大中小型浮游生物(垂直拖网)、微型及微微型浮游生物、底栖生物(沉积物箱式采样)等;    四、开放共享机制   中国科学院海洋大科学研究中心联合航次实行联合、开放、共享机制。航次实行首席科学家负责制,首席科学家围绕关键海区科学问题组织航次调查工作,包括航次实施计划、航次报告等。实行数据共享机制,基础调查数据(CTD、ADCP、气象等)由实施单位负责提供给参加调查航次科学家,根据学科类别的不同,其他参加航次的研究组获取的观测数据,在航次任务完成后,按照航次共享协议书中的条款,及时汇总至航次实施单位,以便及时共享信息和数据。   五、联系方式   欢迎全国涉海科研教育单位和科学家参加联合航次,如有意参加航次,请于2019年6月1日前提交航次申请表(见附件)。   联系人信息:   姜秋富(中国科学院海洋大科学研究中心),18663982603,jiangqiufu qdio.ac.cn   渤海区域:石雅君(中国科学院烟台海岸带研究所),15153562337,yjshi yic.ac.cn   黄海及长江口区域:魏传杰(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13964268184,weicj qdio.ac.cn   珠江口区域:毛华斌(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13631373715,maohuabin scsio.ac.cn   盖章申请表,可寄送至:   姜秋富,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西海岸园区,青岛市西海岸新区长江东路8号,18663982603 附件下载地址:http://www.gig.cas.cn/xwdt/kydt/201905/t20190529_5303412.html

2019-05-31  (点击量:71)

塑料占所有海洋垃圾的近70%,使无数水生物种面临风险。不过,最近的一个研究似乎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科学家发现微观海洋微生物正在吞噬塑料,会慢慢分解垃圾。 为开展这项研究,研究人员从希腊查尼亚的两个不同海滩收集了风化塑料。这些垃圾已经暴露在阳光下并经历了化学变化,从而使其变得更脆,所有这些都需要在微生物开始“咀嚼”塑料之前发生。这些小碎片有的是聚乙烯,用于生产最受欢迎的塑料产品(如杂货袋和洗发水瓶),也有的是聚苯乙烯(食品包装和电子产品中的硬塑料)。该团队将天然存在的海洋微生物或工程微生物浸入盐水中,这些微生物通过含碳微生物菌株增强,并且可以仅靠塑料中的碳存活。然后科学家分析了材料在5个月内的变化。 科学家在4月份的《危险材料》(the 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杂志上报道说,两种类型的塑料在暴露于自然微生物和工程微生物后都会失去相当大的重量。微生物进一步改变了材料的化学成分,导致聚乙烯的重量下降了7%,聚苯乙烯的重量下降了11%。这些发现可能会提供一种新的策略来帮助对抗海洋污染,部署海洋微生物来消耗垃圾。然而,研究人员仍需要测量这些微生物在全球范围内的有效性。 (於维樱编译) 图片源自网络

2019-06-05  (点击量:197)

我们呼吸氧气的百分之十来自海洋中的一种细菌。根据发表在《通讯生物学》(Communications Biology)上的一项研究,目前实验室测试显示,这些细菌容易受到塑料污染。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麦考瑞大学的研究员Sasha Tetu博士提到,从塑料污染中浸出的化学物质会干扰原绿球藻的生长、光合作用和产氧,原绿球藻是海洋中数量最多的光合细菌。塑料污染对海洋中的这些微生物产生影响。这种污染会将各种化学添加剂渗入海洋环境,但与动物摄入塑料垃圾或被塑料垃圾缠住所构成的威胁不同,这些污染物对海洋生物构成的威胁相对较少受到关注。在这类研究中,研究人员首次观察了这些化学物质对海洋中原绿球藻的影响。原绿球藻是地球上最丰富的光合生物,这些微生物是海洋中通过光合作用产生碳水化合物和氧气的重要载体。 在实验室里,研究小组将在海洋不同深度发现的两种原绿球藻菌株暴露在从两种常见塑料产品中过滤出来的化学物质里,这两种塑料分别是灰色塑料购物袋(由高密度聚乙烯制成)和PVC编织料。他们发现,暴露在这些化学物质下会损害这些微生物的生长和功能,包括它们产生的氧气量,还会大量改变它们的基因表达。这些研究数据显示,塑料污染可能对生态系统产生广泛的影响,超出对海鸟和海龟等生物影响的认知。 (杨皓月编译) 图片源自网络

2019-06-05  (点击量:210)

生活在珊瑚体内的共生藻类构成了珊瑚鲜艳的外表,并为珊瑚生存提供所需的各种营养。目前,科学家们针对藻类和珊瑚体内的微生物已做了大量研究,但珊瑚群落外的微生物群落仍被忽略。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WHOI)的一项研究对生活在离珊瑚表面只有几厘米的微生物进行描述和分类,其研究成果已发表在《湖沼学与海洋学》(Limnology and Oceanography)期刊上。 这项研究的主要作者、世界卫生组织和麻省理工学院联合项目的博士生Laura Weber提到,珊瑚礁上布满了微生物,在一毫升的海水中大约有100万个微生物。但是,对珊瑚附近微生物群落的了解很少。之前的一些研究表明,珊瑚可能被独特的微生物细胞所包围,但仍存在很多问题,例如:这些细胞是否随着珊瑚礁种类或位置的差异而异?它们是如何发挥作用的?为了解决这些问题,Weber和她的同事们在多个珊瑚礁周围取样。她认为珊瑚附近的微生物可能在分解珊瑚群落的废物、引入新的营养物质以及潜在地让共生藻类或病原体进入珊瑚本身方面发挥作用。 Weber在古巴南部海岸附近与当地的科学家一起潜入珊瑚礁,从五种不同种类的珊瑚附近的水中采集了几十个小样本。古巴珊瑚礁为这项研究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因为它们非常遥远,人类活动的影响有限。Weber分析了这些样本中微生物的遗传物质,以确定其中存在哪些物种。她发现不同种类的珊瑚附近确实有不同的微生物群落。Weber提到,在一些地区,与珊瑚共生的细菌内源性单胞菌实际上在距离珊瑚礁比预想中更近的海水中富集。这意味着珊瑚附近的海水对于吸引共生生物到珊瑚表面很重要,或者它代表了珊瑚脱落共生生物的区域。 除了解珊瑚附近有哪些微生物外,Weber还研究了这些微生物的潜在生态功能。结果发现,海水微生物含有能够与珊瑚表面相互作用的基因,这表明海水微生物与珊瑚表面可能存在重要的相互作用。 (刘思青编译) 图片源自网络

2019-06-05  (点击量:192)

长期以来,科学家们一直试图了解珊瑚礁是如何支持丰富的鱼类生活的,即使水域营养贫乏。5月23日发表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的一项新研究表明,一种微小的、多为底栖生物的礁鱼(cryptobenthic),对珊瑚礁起着关键作用。它们通过快速的生死循环,不断补充其种群,提供了近60%的鱼类食物。 论文主要作者、西蒙弗雷泽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Simon Brandl提到,确定这些微小的、几乎被普遍忽视的鱼类实际上是珊瑚礁鱼类群落的基础。 虾虎鱼、鲇鱼、天竺鲷等是所有海洋脊椎动物中体型最小的隐孢子鱼类。尽管它们的尺寸各不相同,最小的不到1英寸,几乎没有重量。一般情况下,在它们存在的最初几周内,会被其他珊瑚礁群落大量捕食。 然而,在不断捕食的情况下,这种底栖鱼类种群在某种程度上大量繁殖,而不是消失。研究人员通过研究礁鱼的幼虫来解决这一悖论。虽然大多数鱼类的幼虫分散到开阔的海洋中,只有少数存活,但隐孢子虫的表现却不同。Brandl和他的团队发现,大多数隐孢子虫幼虫似乎仍然靠近出生时的珊瑚礁,幸存率较高。然后这些幼虫迅速取代被吃掉的成熟的成虫,维持较大的珊瑚鱼的生长。 论文的共同作者Carole Baldwin提到,他们发现,隐孢子鱼类幼虫绝对占据了珊瑚礁附近的幼鱼群落,它们为新一代小鱼提供了连续不断的小鱼作为其他珊瑚礁生物的食物来源。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鱼类对珊瑚礁的贡献如此之大,但它们是如此之小,以至于在历史上还没有意识到它们的巨大意义。 这项研究工作开始于2015年,由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和美国的科学家共同开展。该团队分析了法属波利尼西亚伯利兹和澳大利亚的底栖动物,梳理了数十年关于珊瑚礁鱼类幼体的数据,并开发模型,以更好地了解隐孢子虫如何促进珊瑚礁生物的生存。 随着珊瑚礁的急剧减少,它们的鱼类群落以及依赖它们的人类可能面临较大风险。研究人员希望丰富多样的隐海底礁鱼及其独特的生活方式能够使它们成为支撑珊瑚礁的弹性基础。 (傅圆圆编译) 图片源自网络

2019-06-05  (点击量:206)

专题情报

查看更多

版权所有@2017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

制作维护: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信息系统部地址:北京中关村北四环西路33号邮政编号:100190